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John | 1st Oct 2011, 22:57 PM | 中國學術、歷史+創作小故事 | (183 Reads)

中國的歷史上沒有民主,也沒有選舉制度(只有考試制度),誠然是一大缺陷,但這並不表示我們的祖先不看重正義。雖然,我的中國歷史知識淺薄,卻發覺中國傳統學術對政治正義有一套很一貫的看法,然紙上。

 

朝代(或者地方勢力)建立的時候,無可否稱是靠武力的。然而,當朝代建立之後,就當作是「天命」所歸,天子的傳位絕對不得亂來,必須按照一套規則,例如嫡長子制或者其他,如有規則未盡說明的情況,必須由有關的重要人物商議。但是,不論掌權者如何位高權重,亦不得「取天子而代之」。

  任何人均不得靠違反「合法」規則來奪取最高權力,這叫篡奪。否則,人人一心取別人而代之,天下大亂就無日無之。中國傳統政治思想對非法奪權絕不認同。

  現實是:確有不少人篡奪而且成功,但這不代表中國的知識份子認同這種行為。大家都知道方孝孺在篡位的「燕賊」軍閥明成祖朱棣面前是如何不屈!這些不是頑固,是當時政治環境下在暴力面前堅守政治正義的不屈。(今人或會說,政治沒有正義,其實是今人自己淺薄不明白。)

  不過,按照這種既定的傳位規則,最高權力總會傳給一些不賢的君主(儘管加強皇室教育),所以,士大夫(知識分子)的責任是盡力幫助君主行仁政,利用君主弱勢而想取而代之的如曹操或司馬懿等,中國的士大夫從不認同。毛澤東是認同曹操的,因為偉大的人民導師毛澤東同志也是乘亂奪權的人,熟讀古書的他當然意識到自己和曹操相似。

中國人對君主從來沒有很高期望。請看看《西遊記》是如何描寫玉帝的,他平庸得很,孫猴子才是「精靈」的。

人們以為三個誌演義一意吹捧劉備,這是沒有讀進書的內涵。在蜀方面,劉備這位主公的形象其實是被寫得最沒出色的,他的兒子阿斗更差,關公、張飛、諸葛孔明、趙雲任何一個的形象都比兩位「天子」好。

 

羅貫中為何要這樣寫?須知,在沒有民主選舉之下,總要有一個傳承最高權力的制度,從前在中國,這就是君主制,帝皇不賢能或者是柒頭是絕對可能的,但他身邊有很多知識分子和武林高手,沒有可能個個都廢柴都柒頭,而「天下蒼生」的希望,實則不在天子而在其實最值得欽佩的士大夫和武林高手(所以,羅貫中給他們寫出好形象,這是禮贊)。身為儒家的士大夫,自當努力輔助天子(輔助最高權力)由歪入正和施行仁政(所謂「君不能獨治,則為臣以佐之」),甚至為勸諫而殺身成仁。孟子說:「志士仁人,毋求生以害仁,有殺身以成仁。」

 

只要天子沒有失德,即使天子只有好心腸而無特殊技能(例如劉備)或蠢笨(如劉禪),身為知識分子,只應竭力輔助,死而後矣,而不是取而代之,想都不應該想。(順便說說,在中國,甚麽人才可以做士大夫?士大夫是「士、農、工、商」四民之首,但「四民」之間有很大的「流動性」,任何人只要增進了自己的學識都有可能成為士大夫,諸葛孔明的出師表說得清楚:「臣本布衣,躬耕於南陽」。)

 

相反,若天子失德,如夏傑商紂,則人民起來造反是理所當然的,孟子早說過:「聞誅一夫紂矣,未聞弑君也。」(所以,今天瞎說不得違法的人是淺薄的,如果政府不講理,人民違法實屬理所當然。)

之所以,三個誌演義》絕不喜歡曹操,因為漢獻帝沒有失德,天下大亂時,身為知識份子或武林高手,理應盡力匡扶將傾的漢室,而不是為私利覬覦最高權力(如曹操「託名漢相,其實漢賊」的行為)。為何?若人人將曹操那種「有能者居之」的想法奉為圭皋,世上只有為私利的鬥爭和弱肉強食,而沒有為「天下倉生」而願意竭盡一己之力維持現有正統權力並通過現有正統權力造福天下的「士大夫」。 

為何「正統」那麽重要?因為,政府代表的應該是正義,而最高權力應該以合法的方法產生,用非法、狡詐方法奪取的權力,會導致政府所代表的並非正義而是邪惡和陰謀(如西晉),那麽,「邪惡」的政府如何還能領導社會(人民)呢?整個社會變成籠罩在陰影下,只有一些肯投靠邪惡的人會步步高升。(想想朝鮮) 

中國傳統政治思想對正義的看法,缺陷是少了民主,但在其他方面都對,甚至是獨到的。所以,突尼斯、埃及、利比亞這些用陰險手段取得政權的,不論「做得多好」,按中國傳統政治思想都不予認同,就如中國傳統政治思想不會認同曹丕、不會認同司馬懿、不會認同朱棣篡位一樣。

 

不過,缺陷是,中國的開國皇帝仍是用武力奪取權力的。中國傳統政治未能解決這個問題,中國傳統政治思想只能認為,在開國之後,別人就不要覬覦最高權力,而應一心幫助天子好好施政。若有篡位者,不論如何功蓋天下,仍然是個邪人、小人。就如害過人的人就是害過人,不論後來做過甚麽好事,都不能認同他做過的壞事,亦不認同別人學他這樣先做壞事再「可能」(也可能不)做好事。

 

如果用「民主」來取代「天子」的觀念,中國傳統政治下的士大夫那種任重道遠、「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的想法,其實是很精到的(用今天的話說,叫「知識分子的良心和責任」,但中國傳統政治對此似乎更予強調,儒家要求士大夫時刻有「慷慨就義」的心理準備,所謂「身雖可亡,道不可隕」。)。

 

據此,顯而易見,一黨專政絕非好事,因為它沒有經過人民授權,不是正統的,身為知識份子絕不應認同,就如中國的士大夫不認同曹操一樣。

 

不過,今天很多人自以為「開明」(其實他們的思想才最不通),很愛抱着曹操、司馬懿和朱棣的腳叫祖師,卻不知這類人在中國歷史上都是邪的、小的、必須指摘的人。須知,中國歷史精神並非以成敗論英雄。說成功,曹操在生時就比劉備成功。

 

可惜,能夠體會中國傳統一些價值的人似乎越來越少了。

這段很感人,深明大義的貂嬋,的確完全不以成敗論英雄,雖然《三國誌演義》沒有這樣寫,只寫到呂布戰敗,妻妾被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