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John | 30th Jul 2011, 08:10 AM | 中國學術、歷史+創作小故事 | (313 Reads)

奸官,天下百姓恨不得食你的肉,寢你的皮,你就是活着每一日,也教你日日提心吊胆,夢魂難安!

 

 

轉載:

【明報專訊】溫州動車追撞事故發生逾一周,死者家屬及外界的許多質疑仍未平息,被總理溫家寶要求「要給群眾一個實事求是的回答」的鐵道部,昨凌晨透過新華社發表專訪,逐點回應,聲言鐵道部在無生命迹象下仍繼續搜救,最終救回女童項煒伊;又否認曾掩埋跌落橋下的車廂。鐵道部此說法不僅與救回伊伊的特警邵曳戎對媒體的公開講法有出入,有本港工程師亦質疑,事故現場圖片和視頻顯示,有足夠空地擺放車廂,不明何以要挖坑和堆填;記者所見和視頻也顯示,工程車曾把車廂軋個稀巴爛,放入土坑堆埋。

至於其他大眾關心的保險、高鐵安全等,聲明並未具體回應。

新華社昨凌晨1時發稿

新華社昨凌晨1時許發放鐵道部接受專訪的內容,該報道以答問形式刊登,引述不具名的「負責人」強調,鐵道部當日並不存在為搶通線道而放棄救人的情况,指搜救是在事故翌日(24日)晚上11時半才結束,鐵道部在現場無生命迹象下,仍堅持搜救,最終救回伊伊。

堅持救人說與特警不符

鐵道部的說法,明顯與救回伊伊的特警邵曳戎及其同僚的說法有出入。本報翻查資料,當局在翌日晚上7時,亦即距事發不足24小時,已宣告具備通車條件,但當晚因為暴雨,為安全才未有即時恢復通車,至25日上午約7時才有首班車通過。24日上午到下午,記者現場所見,處理事故的人員忙於清理橋上及橋下的車卡和碎片,一邊用大型機械推翻和軋碎受損車廂,再堆到挖好的土坑裏堆埋,一邊用擔架抬走遺體。

專家:大片空地 毋須挖坑

另一方面,對於外界指控當局掩埋車廂是想毁滅證據掩埋真相,鐵道部亦否認,強調須搬移車廂,方便吊車進場協助救援,又強調無掩埋,與早前其新聞發言人王勇平所講,有把車頭埋在泥下之說(見圖),顯得前後矛盾。本港資深工程師樊紹基亦說,在現場附近有大片空地,其實只要將車廂挪開便可,毋須挖坑。

避談不實名單保險賠償

除了這兩點再受質疑,不少外界關心的問題,鐵道部只輕輕帶過,例如在實名售票制下,為何沒有據此統計傷亡、失蹤,從而公布名單?鐵道部只說目前有40人死亡,有關名單已分批公布,但何以未有詳細的失蹤及受傷者名單,卻未有解釋。

鐵道部又說,會以人為本,處理好善後賠償工作,卻無回應內地學者指鐵道部多年收取2%票價作為保險費,但賠償額19年從未增加,有違《保險法》,以及多年來達168億元人民幣保險收入去向未明的指控。

鐵道部負責人承認,事故反映現場作業控制不力,人員應急質素有待提高,鐵路企業的安全基礎較弱。

認現場控制應急待提高

事故後,當局已採取4項措施,包括安全生產檢查等。但對於全國數十條使用相似信號系統的高鐵和動車線,為何不先停運再檢查及維修信號系統,是否有重大安全隱患,鐵道部沒解釋,只表示對中國高鐵未來發展充滿信心,會進一步提高建設和運營管理水平。

明報記者

 

 

我抄了陶傑、王文華、張小嫻、林詠深、深雪、鄭梓靈、關穎、梁望峰、倪匡、古龍、魯迅、曹雪芹、張愛玲、白先勇、溫瑞安、黃易和金庸形容女生的句子,但每句都抄錯了一個字,你能改正嗎?

 

1.          小鳳仙,不僅是風塵傳奇的再,也是絕唱。(陶傑《她把靈魂銘刻在水上》)

2.          這個外表幼稚的小女孩,有著超齡的機(王文華《我的心跳給你一半》)

3.          她微彎着身,用嘴去接義大利麵。接到後大聲吸進去,醬了滿嘴。(王文華《我的心跳給你一半》)

4.          她蒼白的臉,被寒風擠出一絲紅。瘦小的身軀,像河邊熄了的路燈。靴子不是皮質,而是淡藍色的絨布。紅外套有些黯淡,像風乾的蕃茄。(王文華《我的心跳給你一半》)

5.          我突然發覺林方文和畫裏的女人,有非比尋常的肉體關係,而他跟我,卻沒有,因此我比不上她。(張小嫻《麵包樹上的女人》,寫女主角程韻如何愛着男主角林方文)

6.          而充滿透明感的肌膚,唇紅齒白,如彎月般的眉毛下是一雙像寶名般閃閃發光的鳥黑眼眸,在左眼稍下方近小巧鼻樑的位置,有一顆小小的黑痣,令那原來顯得太完美的臉孔添上了一抺動人的嫵媚。(林詠琛《聲之記憶》)

7.          黛絲定定看着她的父親,然後默默地下眼淚。(深雪《靈魂舞會》)

8.          這是她熟悉的胸膛,是一處比自己的身體更熟悉的地方。伏在這裏,她聽見他因悲慟而斷續的呼吸,聽見他因心傷而薄弱的心跳。慢慢地,她在他的呼吸和心跳聲中冷靜下來,也收起了淚水。最後,在萬俱寂的靜止間,她才發現,那些呼吸聲和心跳聲,不獨來自他,也同樣來自她。(深雪《靈魂舞會》)

9.          我腦裡驀地閃現當年運動場上的畫面,穿着運動服的阿寒,我輕輕地抱了他一下,現在他的身體給我的感覺又再結實健壯了一點,我愛的阿寒已經由一個少年變成一個成熟的男人。他的毛衣好溫暖好舒服,我整個人像躺在軟綿綿輕飄飄的浮雲上,終於可以完全放鬆,而相信此刻是安全的。(鄭梓靈《離不開》寫蘇有湘和姚君寒)

9a.    我在紐約念書時的愛情…我們偶爾會去上一次很高級的餐廳,但我最享受的還是我們肩搭肩,穿著很舒服的舊衣服和球鞋,像兩個自以為活得很熱血的嬉皮,高興時我會隨性在紐約港邊的步道上邊跑邊跳舞,在中央公園曬太陽,餓了就在SOHO區,在路邊一起吃一條熱狗和喝一杯咖啡……我是打從心底喜歡那個樣子。(台灣演員關穎《上流感》)

9b.   她用手掩着掩不住笑意的嘴,對着電話筒偶偶細語,我帶着功成身退的無奈,靜靜退出病房。(梁望峰《你不好愛》) 

10.      黃絹在香港,她為了不讓原振俠找到她,本來可以躱到任何地方去,可是,她卻在一種不由自主的情形下,選擇了香港。或許,由於原振俠是從香港去的?黃絹曾自己這樣問過自己,可是她心裏十分盾,明知答案而又不想回答。(倪匡《天人》)

11.      七八隻大電筒的光,全都照射在波波的身上。波波被照得連眼睛都張不開了,但胸卻還是挺着的。(古龍《絕不低頭》)

12.      她裝着起額前的頭髮,偷偷地看霆鋒。

13.      在擠迫的鐵車廂內,她的背被人碰了一下,回頭一看,她身後站着一個青年。「小姐,對不起,我不是有意的。」他儒儒地分辯。她覺得他的輪廓像霆鋒。

13a.  女媧忽然醒來了。她似乎是從夢中驚醒的,然而已經記不清做了什麽夢;只是很懊惱,覺得有什麽不足,又覺得有什麽太多了。動的和風,暖暾的將她的氣力吹得瀰漫在宇宙裡。(魯迅《補天》)

14.      黛玉的一聲笑道:「好個念書的人,連個琴譜都未見過。」(《紅樓夢》八十六回

14a.      一語未完,只聽後院中有笑語聲,說:『我來遲了,沒得迎接遠客!』黛玉忖道:『這些人個個皆斂聲氣如此,這來者是誰,這樣放誕無禮?……』心下想時,只見一群媳婦、丫鬟擁著一個麗人從後房進來。這個人打扮與姑娘們不同:彩繡輝煌,恍若神妃仙子。頭上戴著金絲八寶攢珠髻,綰著朝陽五鳳掛珠釵,項上戴著赤金盤螭纓絡圈,身上穿著縷金百蝶穿花大紅雲緞窄襖,外罩五彩刻絲石青銀鼠褂,下著翡翠撒花洋縐裙。一雙丹鳳三角眼,兩彎柳葉掉梢眉。身量苗條,體格風騷。粉面含春威不露,丹唇未啟笑先聞(《紅樓夢》第三回》,寫黛玉初進賈府時王熙鳳出場)

14b.  她還記得那晚上,圍着這包鋼邊的皮面方桌打麻將,她是輸不起的,可是裝得很然。(張愛玲《留情》)

14c.  樂隊的歌手也不少…有一個衣著分外妖嬈的女人走了上來,她一站上去,底下便是一陣轟雷般的喝彩,她的鋒頭好像又比衆人不同一些。那個女人站在臺上,笑吟吟地沒有半點兒羞態,不慌不忙把麥克風調了一下,回頭向樂隊一示意,便唱了起來。…「秦婆婆,這首歌是什麼名字?」…「〈東山一把青〉。」我答道。這首歌,我熟得很,收音機裡常收得到白光灌的唱片。倒是難為那個女人卻也唱得出白光那股懶洋洋的浪蕩勁兒。她一隻手拈住麥克風,一隻手卻一逕滿不在乎的挑弄她那一頭蓬得像隻大鳥窩似的頭髮。她翹起下巴頦兒,一字一句,清清楚楚地唱著:「東山哪,一把青。西山哪,一把青。郎有心來姊有心,郎呀,咱倆兒好成親哪——」她的身子微微傾向後面,仿過來、仿過去,然後突地一股勁兒,好像從心窩裡迸了出來似的唱道:…(白先勇《一把青》)

15.      溫曖的燈光在她身影的輪廓上,柔和得就像一位深情的仙女思戀凡塵。其實,千古以來,每位真情的少女,都曾這樣凝盼過她們遠去的情郎,有的,去了還會回來,有的,去了不再回來。(溫瑞安《殺楚》寫女主角惜惜對方邪真的心意)

15a.  寇仲壓下心中波動的情緒,柔聲道:「當然是為了我的宋三小姐,我是專程來道歉賠罪的。」宋玉致搖頭歎道:寇仲怎會是如此拖泥帶水,糾纏不清的人。當日在洛陽大家說好一刀兩斷,便是一刀兩斷,以後各不相。小心玉致會看不起你哩!」寇仲苦笑道:「玉致切勿誤會,我今趟絕不是央你重修舊好!」宋玉致嗤之以鼻道:「不要往自己臉上貼金,誰曾和你好過,有甚麽舊好可以修的?」(黃易《大唐雙龍傳》,寫天刀宋缺的妹妹。覺得黃易小說裡很多名字都很別緻,例如宋玉致、任青緹、紀嫣然、傅君綽

16.      只見一個黃衣少女笑吟吟的站在門口,膚光勝雪,雙目猶似一清水,在各人臉上轉了幾轉。這少女容貎秀麗之極,當真如明珠生暈,美玉螢光,眉目間隱然有一股書卷的清氣。(金庸《雪山飛狐》,女主角苗若蘭出場,留意在武俠小說裡,作者如何投法避免一般太現代化的詞語)

17.      陳家洛見霍阿伊方面大耳,滿臉濃鬚,霍青桐卻體態娜,嬌如春花,麗若朝霞,先前專心觀看她劍法,此時臨近當面,不意人間竟有如此好女子,一時不由得心跳加劇。(金庸《書劍恩仇錄》) 

答案

1.          小鳳仙,不僅是風塵傳奇的再,也是絕唱。(陶傑《她把靈魂銘刻在水上》)

2.          這個外表幼稚的小女孩,有著超齡的機(王文華《我的心跳給你一半》)

3.          她微彎着身,用嘴去接義大利麵。接到後大聲吸進去,醬了滿嘴。(王文華《我的心跳給你一半》)

4.          她蒼白的臉,被寒風擠出一絲紅。瘦小的身軀,像河邊熄了的路燈。靴子不是皮質,而是淡藍色的絨布。紅外套有些黯淡,像風乾的蕃茄。(王文華《我的心跳給你一半》)

5.          我突然發覺林方文和畫裏的女人,有非比尋常的肉體關係,而他跟我,卻沒有,因此我比不上她。(張小嫻《麵包樹上的女人》,寫女主角程韻如何愛着男主角林方文)

Picture

6.          而充滿透明感的肌膚,唇紅齒白,如彎月般的眉毛下是一雙像寶名般閃閃發光的鳥黑眼眸,在左眼稍下方近小巧鼻樑的位置,有一顆小小的黑痣,令那原來顯得太完美的臉孔添上了一抺動人的嫵媚。(林詠琛《聲之記憶》)

Picture

7.          黛絲定定看着她的父親,然後默默地下眼淚。(深雪《靈魂舞會》)

8.          這是她熟悉的胸膛,是一處比自己的身體更熟悉的地方。伏在這裏,她聽見他因悲慟而斷續的呼吸,聽見他因心傷而薄弱的心跳。慢慢地,她在他的呼吸和心跳聲中冷靜下來,也收起了淚水。最後,在萬俱寂的靜止間,她才發現,那些呼吸聲和心跳聲,不獨來自他,也同樣來自她。(深雪《靈魂舞會》)

Picture

9.          我腦裡驀地閃現當年運動場上的畫面,穿着運動服的阿寒,我輕輕地抱了他一下,現在他的身體給我的感覺又再結實健壯了一點,我愛的阿寒已經由一個少年變成一個成熟的男人。他的毛衣好溫暖好舒服,我整個人像躺在軟綿綿輕飄飄的浮雲上,終於可以完全放鬆,而相信此刻是安全的。(鄭梓靈《離不開》寫蘇有湘和姚君寒)

Picture 

9a.    我在紐約念書時的愛情…我們偶爾會去上一次很高級的餐廳,但我最享受的還是我們肩搭肩,穿著很舒服的舊衣服和球鞋,像兩個自以為活得很熱血的嬉皮,高興時我會隨性在紐約港邊的步道上邊跑邊跳舞,在中央公園曬太陽,餓了就在SOHO區,在路邊一起吃一條熱狗和喝一杯咖啡……我是打從心底喜歡那個樣子。(台灣演員關穎《上流感》) 

Picture

9b.   她用手掩着掩不住笑意的嘴,對着電話筒喁喁細語,我帶着功成身退的無奈,靜靜退出病房。(梁望峰《你不好愛》)

Picture

10.      黃絹在香港,她為了不讓原振俠找到她,本來可以躱到任何地方去,可是,她卻在一種不由自主的情形下,選擇了香港。或許,由於原振俠是從香港去的?黃絹曾自己這樣問過自己,可是她心裏十分盾,明知答案而又不想回答。(倪匡《天人》)

Picture

11.      七八隻大電筒的光,全都照射在波波的身上。波波被照得連眼睛都張不開了,但胸卻還是挺着的。(古龍《絕不低頭》)

Picture

12.      她裝着起額前的頭髮,偷偷地看霆鋒。

13.      在擠迫的鐵車廂內,她的背被人碰了一下,回頭一看,她身後站着一個青年。「小姐,對不起,我不是有意的。」他嚅嚅地分辯。她覺得他的輪廓像霆鋒。(嚅嚅胆怯、輕聲的說話)

13a.   女媧忽然醒來了。她似乎是從夢中驚醒的,然而已經記不清做了什麽夢;只是很懊惱,覺得有什麽不足,又覺得有什麽太多了。動的和風,暖暾的將她的氣力吹得瀰漫在宇宙裡。(魯迅《補天》)

Picture

14.      黛玉的一聲笑道:「好個念書的人,連個琴譜都未見過。」(《紅樓夢》八十六回》)(「」有點譏笑的意思,例如「之以」。林黛玉心眼剔透,就是不愛裝得八面玲瓏,終於被人有意無意地害死,是個很可愛的人。)

14a.  一語未完,只聽後院中有笑語聲,說:『我來遲了,沒得迎接遠客!』黛玉忖道:『這些人個個皆斂聲氣如此,這來者是誰,這樣放誕無禮?……』心下想時,只見一群媳婦、丫鬟擁著一個麗人從後房進來。這個人打扮與姑娘們不同:彩繡輝煌,恍若神妃仙子。頭上戴著金絲八寶攢珠髻,綰著朝陽五鳳掛珠釵,項上戴著赤金盤螭纓絡圈,身上穿著縷金百蝶穿花大紅雲緞窄襖,外罩五彩刻絲石青銀鼠褂,下著翡翠撒花洋縐裙。一雙丹鳳三角眼,兩彎柳葉掉梢眉。身量苗條,體格風騷。粉面含春威不露,丹唇未啟笑先聞(《紅樓夢》第三回》,寫黛玉初進賈府時王熙鳳出場)

Picture

14b.  她還記得那晚上,圍着這包鋼邊的皮面方桌打麻將,她是輸不起的,可是裝得很然。(張愛玲《留情》)

Picture

14c.  樂隊的歌手也不少…有一個衣著分外妖嬈的女人走了上來,她一站上去,底下便是一陣轟雷般的喝彩,她的鋒頭好像又比衆人不同一些。那個女人站在臺上,笑吟吟地沒有半點兒羞態,不慌不忙把麥克風調了一下,回頭向樂隊一示意,便唱了起來。…「秦婆婆,這首歌是什麼名字?」…「〈東山一把青〉。」我答道。這首歌,我熟得很,收音機裡常收得到白光灌的唱片。倒是難為那個女人卻也唱得出白光那股懶洋洋的浪蕩勁兒。她一隻手拈住麥克風,一隻手卻一逕滿不在乎的挑弄她那一頭蓬得像隻大鳥窩似的頭髮。她翹起下巴頦兒,一字一句,清清楚楚地唱著:「東山哪,一把青。西山哪,一把青。郎有心來姊有心,郎呀,咱倆兒好成親哪——」她的身子微微傾向後面,過來、過去,然後突地一股勁兒,好像從心窩裡迸了出來似的唱道:…(白先勇《一把青》)(搖、虛一槍、眼間(很快))

Picture 

15.      溫曖的燈光在她身影的輪廓上,柔和得就像一位深情的仙女思戀凡塵。其實,千古以來,每位真情的少女,都曾這樣凝盼過她們遠去的情郎,有的,去了還會回來,有的,去了不再回來。(溫瑞安《殺楚》寫女主角惜惜對方邪真的心意)

Picture

15a.  寇仲壓下心中波動的情緒,柔聲道:「當然是為了我的宋三小姐,我是專程來道歉賠罪的。」宋玉致搖頭歎道:寇仲怎會是如此拖泥帶水,糾纏不清的人。當日在洛陽大家說好一刀兩斷,便是一刀兩斷,以後各不相。小心玉致會看不起你哩!」寇仲苦笑道:「玉致切勿誤會,我今趟絕不是央你重修舊好!」宋玉致嗤之以鼻道:「不要往自己臉上貼金,誰曾和你好過,有甚麽舊好可以修的?」(黃易《大唐雙龍傳》,寫天刀宋缺的妹妹。覺得黃易小說裡很多名字都很別緻,例如宋玉致、任青緹、紀嫣然、傅君綽 

Picture

16.      只見一個黃衣少女笑吟吟的站在門口,膚光勝雪,雙目猶似一清水,在各人臉上轉了幾轉。這少女容貎秀麗之極,當真如明珠生暈,美玉螢光,眉目間隱然有一股書卷的清氣。(金庸《雪山飛狐》,女主角苗若蘭出場,留意在武俠小說裡,作者如何設法避免一般太現代化的詞語)(「」形容水深)

17.      陳家洛見霍阿伊方面大耳,滿臉濃鬚,霍青桐卻體態娜,嬌如春花,麗若朝霞,先前專心觀看她劍法,此時臨近當面,不意人間竟有如此好女子,一時不由得心跳加劇。(金庸《書劍恩仇錄》)

Picture 

 

 

 

 

Pictu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