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John | 10th Apr 2011, 08:47 AM | 中國學術、歷史+創作小故事 | (420 Reads)

為何中國姓名是先姓後名,而西方人是先名後姓? 

從前,我覺得中國由大至小的思想方式較合理,現在的想法不同了。或許,由小至大更好。 

中國人是先定了一個大的範圍,然後在這個範圍內仔細分類和分析,尋幽探微。我們說:「綱舉目張」,「先立乎其大者」。例如「楊丞琳」這個名字,她首先是姓楊的而不是姓陳李張王何的,這是第一件事。她的名字叫丞琳,如果在古代,「丞琳」的名字相比她的姓氏或許只屬次要。古代很多人有姓無名,劉邦的父親叫「太公」,即連名字都沒有。這也反映在我們祖先眼中,群體比個人重要。又例如:彌敦道2002樓,這個地址說的首先是彌敦道(一個較大的範圍,再在範圍內細說)。 

在中國人心中,大範圍是很多事物的依據,但最初的大範圍是如何設定的?似乎很深奧,若非對該範圍內的知識有深入了解,恐怕懂不了,因為依據的標準並不簡單,不是三言兩語可以說明。例如漢書藝文志的九流十家,劉歆的七略,中國學術的經史子集四個部分,以至李時珍的本草綱目。 

中國儒家的學術四書五經,似乎也是先有了一個範圍,學者再在這個範圍內各紓己見,例如漢代有人講今文經,有人講古文經,但對於經學本身(相對於醫學、算術、天文學和其他實用技藝)是否應享有這樣崇高的地位卻似乎不用質疑了。又例如在宋代,朱子寫四書集注,說是給千多年前的聖人經書註解,或許是吧,但或許也是將自己的看法以註解的方式匯進經書,成為經書的一部分。這不是一種質疑的態度,即使有不同意見,也是「打着紅旗反紅旗」。(也有人認為,中國人並不反對質疑,孟子早說過:「盡信書不如無書」,中國人只是沒有將質疑放在第一位,中國人更重視傳承和本源。必須這樣重視質疑嗎?太嚣張了,沒有恭敬的心如何能學得知識?不質疑並不表示沒有思想,真要質疑也應該在真正懂得之後才質疑。) 

先立了一個大範圍(雖然大範圍的設定不是粗率的,但設定的過程可能是一個很長的演化期,然後有學者作出綜合,這並非一般人能夠容易懂得),再在這個大範圍內各紓己見和尋幽探微,這似乎是中國傳統的思想方法。 

按照中國人由大至小的思路,中國思想發展的空間有多大?例如,楊丞琳這位女孩,從「楊」的姓氏開始(但我們很難一開始就分析「楊」這個姓氏,範圍太大了),所以,只能走到下一步,走到「丞琳」這個人,這就走到盡頭,完了。 

這種思想途徑可能有兩個弊端,因為有了大範圍,思想容易被框定,也令我們的眼光容易向下尋幽而不是向上質疑。另外,由於只能在範圍內活動,思路和眼界只能越來越窄,經書的註釋可以很多,卻越來越琑碎。 

西方人是先名後姓,例如Philip Stewart,他首先是Philip這個人,再問,這個Philip是從哪裡來的,原來他是Stewart這個姓氏的一份子。又例如,2nd Floor, No. 200 Nathan Road。關注的首先是2nd Floor這個最小的單位,然後問這個2nd Floor是在哪裡的。這種態度,很有「尊重個體」(因為將個體放在第一位)和「追本尋源」的潛意識。若從Stewart上索,可能知道Stewart這個姓氏的來源(能打開新的知識領域,越走越闊)。從層數上索門牌再到彌敦道,從彌敦道上溯,可能知道香港,知道中國,知道世界,甚至知道宇宙。 

玉蒲團主題曲《極樂》

你若無情我便休

你若無情我便休,海誓山盟終不留。
寂寞銀箏弦斷處,傷心玉燭淚清流。

月影寒光照小樓,你若無情我便休。
鴛鴦尚懂纏綿意,浪子爭知別離愁。

落葉輕薄逐水浪,楊花隨處寄溫柔。
從來只有新人笑,你若無情我便休。

你若無情我便休,往事如昨易白頭。
把酒千杯平日月,吟詩百首度春秋。

引用(0) | 話題(語言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