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John | 15th Jul 2009, 23:51 PM | 中國學術、歷史+創作小故事 | (178 Reads)

                                    Preview

她的一半急速的衝向她的另一半,那個環境混混沌沌,渺渺冥冥,當其時,她甚至尚未存在,一切都是事後才知道,事前根本沒有人詢問過她的意願。

之後,她稚弱,她天真,她成長,她懂性,她含苞,她綻放,她學習,她努力,她犯錯,她受挫,她倒下,她站起,她跌進陷阱,又衝破藩離;她呆過在柴灣跑腿,她坐過在中環指揮;她想過最偉大的事,巾幗雄心,但未能實現太多;她想過最惡毒的事,良知未泯,終於知道這些連想一想都是罪過;她愛過,被愛過,她遇到過很愛她的人,不止一次,每次都教她感動繾綣;她遇到過她很愛的人,只有一次,一次已教她終生刻骨銘心;她生兒,不止一次,但沒有育女,她同居,不止一次,但沒有結婚;她經歴過自己的人生變幻,她目睹過香港的滄海桑田;她的智慧日漸增長,她的財富日漸累積,她的青春日漸溜走,她的年華日漸逝去,她的心境逐漸適應,她的心態逐漸改變,她開始不再執着,她開始懂得放下,她開始退一步海濶天空,她開始體會到年青人一時未能體會的道理,她也開始將這些道理教導給別人,她結果發現,那些道理原來深奧得連她自己也從未真正體會過。 

只要看破,只要放下,甚麽問題都不再成為問題,但她已經精采了人生的好幾個十年,已經不再是自己想放下便可以立刻放下,身邊身上都還有很多責任。 

青春已剩下沒有多少了,人生步入第二個階段,仍有很多輝煌,仍有很多值得緬懷的平淡,青春都溜走淨盡了,人生再步入第三階段,仍然璀璨,家人摯友,仍然值得,即使平淡。終於,人生步入最後階段,她已經有足夠智慧了解這個階段的終站,但面對句號,她初時仍不免恐懼。她已完成了一切責任,沒有甚麽牽掛,也沒有甚麽需要她擔心的人和事,她明白人生免不了一點無奈和嘆息,她了解事事擔心也改變不了甚麽,地球沒有了她畢竟仍會繼續轉動。 

明眸晧齒到白髮蒼蒼,人生必然的歷程,她都走過了,她這次真的看破,真可放下,她想有尊嚴的放下,她不想再和病魔長期糾纏,她不想為醫生也明知無法改變的結果再受不必要的痛苦,她的家人都支持她的決定,她本已長期留醫,她又再找醫生,又再次告訴醫生她想安樂死,她的家人都會在她臨終時陪着她,她希望能按照自己的選擇,安祥和有尊嚴地離開。 

「只是…安樂死仍未合法。」醫生只能這樣向她說。

 要她來時,她不可以不來,她要好好的走時,她不一定可以好好的走。